樂文小說網 > 金鱗 > 第202章 啦啦啦

第202章 啦啦啦

小說:金鱗作者:土疙瘩的愛情字數:2609更新時間 : 2018-09-14 12:03:32
  五艘飛舟在天際頭齊頭并進,沖著同一個方向而去。

  在華夏時,也曾多次和大海親密接觸,甚至還在海島上輪訓過一段時間,也曾乘坐過大船,那大船雖威武,卻飛不上天。

  華夏的大海中沒有長達百丈的巨魚,沒有背生雙翼能飛上天的飛魚,沒有翼展十丈的海鷹,更沒有長相古怪智近于人的海妖。

  身在無邊無際般的蒼茫大海,又帶了一堆法力低下的弟子,即使狂傲如柳長風,也變得小心謹慎了起來。

  好在,有五名銀星高人同在。

  劍谷六修,以及依附云霄閣的外門家族和中小勢力,齊聚在了云霄閣所在的飛舟之上。

  百丈長的飛舟,體型不亞于一艘軍艦,飛舟中部還有艙室,看膩了風景,可以躲在艙中靜修,有銀星、紫星高人保護,有云霄閣弟子驅動法陣駕馭飛舟,李魚再次感嘆,這樣的待遇,交兩成的收獲,值!

  可他手中的資源有些多,全部拿出來有些嚇人,會惹來大麻煩,只能藏起來一部分。

  他覺得有幾分愧疚,暗下決心,將來多為云霄閣出一份力。

  一向不喜歡欠人情,更不喜歡欠債,在島上和藥仙谷弟子分開之前,他特意讓李猛送去了一只空間袋,把換購丹藥、靈石的那份靈藥還給了蘇晴。

  飛舟上都是“自家人”,沒人來鬧矛盾,林玄也安心靜修不再來糾纏,一旦有海獸,有猛禽飛魚來攻擊飛舟,負責輪值的眾修齊齊出手,一次次有驚無險。

  李家、夏家眾人剛剛進階,手中又有充沛的資源,都想趁著這段時間快速提升法力,除了輪值,一個個躲在船艙中靜修。

  飛舟之上人太多,空間狹小,又處在移動狀態,吸納星辰之力不方便,也無法修煉術法刀法,李魚也只能隨大流,努力把未填滿的第三星竅給填滿。

  有充沛的火屬性靈石,又有一壺千軍釀,短短半個月的時間,第三星竅已滿,李魚頓時閑了下來,索性替李家、夏家眾人輪值,飛舟甲板之上常見他的身影。

  沒過多久,李魚發現了另一個練習神通的法門,那就是捕魚捉蝦,他的靈覺能輕易達到百里之外,也能輕松探入海底千米,用弩箭試過幾次之后,李魚改用飛刀來捕魚捉蝦。

  海水強大的阻力正是他突破神通的最大助力。

  一條條奇形怪狀的魚,或一只只個頭碩大的蝦頻頻出現在飛舟之上,在華夏,美味的大蝦價值高昂,不是李魚能夠享受,此刻自然不能浪費。

  很快,一個在云霄閣弟子眼中造型獨特的燒烤架頓時出現在了飛舟甲板之上。

  烤大蝦幾乎不用添加調料,有油鹽就行,美味又簡單,海魚之中同樣有不少絕佳的美味,也有一些肥的流油的家伙,收集油料不難,難的是沒有植物性油料。

  至于柴炭,不需要,抬手間就能生火,試過十幾次之后,李魚已掌握了最佳的火候。

  好東西自然要分享,李家兄弟,夏家姐弟,紛紛成了燒烤架前的常客,肖戰、沈鐵手、宋泰等熟人,也品嘗到了不一般的美味。

  李智、夏寶等親近之人自然可以把李魚當廚子使喚,肖戰、沈鐵手等人卻不敢,而他們,也是有小弟跟隨的,于是,同等類型的燒烤架頓時在甲板之上排了一排。

  有肉豈能無酒,郭慢行品嘗過味道恰到好處的大蝦之后,剛剛釀成的烈焰焚心頓時擺在了案上。

  酒至酣處,豈能無曲助興,在郭慢行的強烈要求下,一架琴出現在了舟頭,當滄涼又滿載豪情的曲子響起之后,斬山道人、趙沉舟先后出現在了舟頭,另一條船上的公輸不貳、梁圖也御風而來,隨后,云驚空、段文浩、柳長風聞音而至,烈焰焚心被千軍釀和另外兩種靈酒替換,烤魚烤蝦的廚子變成了公輸不貳、趙沉舟、郭慢行、彭沖、梁圖等一群紫修、赤修。

  李魚隨后發現,這些老賊一個個竟然都是深藏不露的廚藝高手,烤出的魚蝦味美肉嫩。

  一場歡宴從日落起,直到第二天日出,以李魚醉酒倒地告一段落。

  他僅僅喝了五盞千軍釀,其它靈酒各自只嘗了一盞,卻彈了一夜的琴。

  幾十支曲子輪流彈了數百次,李魚不管這些曲子配不配眼下氣氛,也不管有沒有錯漏,借著“酒勁”,胡彈亂彈,反正華夏的曲子這幫老賊沒聽過,錯沒錯也不知道,而他,對宮、商、角、徵、羽,對五弦琴還不夠熟練,不可能不出錯。

  一夜之后,夏寶手中的這張古琴李魚已彈得純熟,閉著眼睛撫琴也有優美的樂曲在指尖流淌。

  聽曲子的卻不僅是這幫老賊,另外四艘飛舟先后靠近,五舟齊頭并進,甲板之上眾修站成了一排排,就著月光聽曲,有人學著烤魚烤蝦,倨坐對飲,卻無人敢撫琴打擾,更多的人則在默記譜曲,有人直接拿出了紙筆玉簡記錄。

  有心人發覺,李魚的曲風跳躍性太大,或激昴,或纏綿,或凄涼,或高亢……同一首曲子也會有多種演繹和多種改動,仿佛是興之所至,仿佛是在試彈,在創作,這其間有一多半的曲子,曲風古怪難以理解,撫琴的手法、音節的變幻頻頻出錯。

  可就是這種新奇,這種不確定,反而更加吸引人。

  “難道這些曲子都是李魚現場自創?”

  “此子腦中究竟藏了多少古怪?”

  無數人涌起同樣的念頭,只可惜,沒人敢去找李魚問上一問。

  唯一一首有曲有詞音色不變的正是《滄海笑》,而在柳長風、段文浩的頻頻要求下,此曲被彈唱了足足有幾十遍。

  當醉倒的李魚被夏樂、李猛抬走之后,柳長風急不可耐地一屁股坐在了琴前,段文浩則不客氣地代替了李魚,扯著嗓子吼叫了起來:

  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只記今朝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

  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煙雨遙

  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

  ……

  也許是察覺到了聲線不夠婉轉,公輸不貳、梁圖、趙沉舟、彭沖、郭慢行等人紛紛被段文浩示意加入嚎叫大軍,云驚空也沒能逃過,最后,段文浩、柳長風二人狼嚎般的叫聲交相輝織,壓過了所有人。

  有聰明的器靈宗弟子第一時間加入了嚎叫大軍,隨后,云霄閣弟子也不示弱。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的嚎叫聲響徹云霄!

  飛舟艙室內,聲勢浩大的“啦啦啦”隔著門戶傳來,“醉倒”的李魚,無奈地坐了起來,嘴角邊浮出一抹苦笑。

  抬手摘下腰間葫蘆,抿了一小口,暗自一樂。

  他當然承受不了五盞千軍釀的摧殘,僅是淺嘗一口后就倒進了葫蘆中,段文浩、柳長風等人為了“啦啦啦”裝著沒看見。

  從空間袋中摸出三壇烈焰焚心,敲開其中一壇聞了聞味道,心中更爽。

  這三壇烈焰焚心是他應得之物,也最適合他當下飲用,當日幫郭慢行籌集靈藥,郭慢行有過承諾。

  灌了一大口靈泉水混和的千軍釀,思量過昨夜并沒有泄露什么秘密,李魚倒頭大睡,彈了一夜的曲子,還要陪一幫子老賊吃喝聊天,提防著有人下套,他是真的累了,“啦啦啦”雖動聽,也擋不住睡意。

  這一睡,直睡到第二日天亮。

  醒來后,依然有“啦啦啦”傳來,除了這“啦啦啦”,還夾雜著各種樂器的雜音。

  好奇地走上甲板一看,李魚頓時愣住了。

  各種各樣的樂器在五艘飛舟之上演繹著各種不同的曲風,細細聽之,每一首不同的曲子似乎都和自己熟悉的那些曲子有些接近。

  “版權問題在哪個世界都不好解決呀!”

  李魚不由得暗自感慨,只能在心中沖黃沾大師告了一聲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ksmwp.tw。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lewen001.com
小型儿童电子游艺机